您好!歡迎訪問中國儲能網!
您的位置: 首頁  > 首屏 > 深度觀察

電動汽車會取代燃油車嗎?

作者:中國儲能網新聞中心 來源:證券日報 發布時間:2019-10-19 瀏覽:
分享到:

主持人:讓我印象非常深的是各位造車大佬都非常明確的表示誰關心補貼不重要,重要的是造好車子,我想消費者聽到這樣的想法都會露出欣慰的微笑。下面進入到圓桌對話的第二場,電動汽車會取代燃油車嗎?有請該場圓桌主持人寰球汽車集團董事長兼CEO吳迎秋,參與論壇話題的五位嘉賓分別是愛馳汽車執行副總裁蔡建軍、長城歐拉總經理寧述勇、勁邦資本董事總經理/合伙人王榮進、天際汽車副總裁俞松耀、威馬汽車合伙人兼首席財務官張然。

吳迎秋:感謝證券日報讓我有一個學習的機會,這不是客氣,我作為汽車媒體從業者時間比較長,30多年,對汽車不陌生,但是對于新能源汽車或對新汽車的氣象多多少少有點陌生,感謝證券日報讓我有這么一個機會來跟大家交流學習,來看新能源汽車發展的問題。

新能源汽車經歷了一段時間的熱鬧之后,我認為現在進入到一個新的階段,過去的階段有什么特點,來了這么多人,相信大家都很清楚,很熱鬧,很有誘惑力,很刺激,很有新意,特別是有一些想法有一些看法對于傳統汽車來說很有挑戰力,就像今天討論的話題一樣電動汽車會取代燃油車嗎,這個問題說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我也查了很多資料,大概有這么幾種說法。第一,坊間的議論或大部分媒體都說現在傳統燃油車干不了幾年了,將會被新型的驅動方式或以電動為主的驅動方式所替代。

第二,我始終在查資料,到今天為止輿論說張三李四某個企業要停止,要全面進入電動化,全面進入一種新的驅動模式的汽車時代,但是沒有一個汽車企業宣布完全停售燃油車,這里插一個簡單的例子,今年法蘭克福車展,奔馳在法蘭克福車展上推出了他的全新的電動化戰略、新能源戰略,于是乎媒體輿論就有一種說法說奔馳要退出燃油車了,進而說奔馳將在多少年之后不再開發新的傳統動力汽車或停止研發傳統的燃油機,這個消息出來之后沒有多久,戴姆勒又在公開場合辟謠,說我們從來沒有這個計劃。

所以這里面有一些信息的不對稱,但是無論如何燃油車將被新能源汽車所替代,這似乎成了很多人很刺激的一根神經,包括資本市場,今天我們是新能源汽車的資本論壇,我們首先要把這個事情梳理一下,今天在座的都是這方面的權威專家,你們在新能源汽車方面一定有很多的感受,你們各自的企業進入到這個領域里也有很多的考量,現在圍繞這個主題我們一步步來說。先請愛馳汽車的蔡總,您是汽車行業的老人了,燃油車會不會被新能源車取代呢?

蔡建軍:謝謝吳老師,謝謝各位嘉賓來賓,這個研討會到現在為止還有很多人,甚至還有站起來的朋友,大家對新能源這個話題非常感興趣。接到這個命題的時候我覺得回答這個命題肯定沒有準確的答案,但是以我們的判斷,從事這個行業這么久了,包括對政策的把握、對目前整個市場態勢的發展,我認為新能源用取代這個詞在當期或一段時間內不是很貼切的詞。傳統的勢力和新勢力相互之間都有一些取代,弱肉強食這樣一種方式,新能源還沒有強大到那種程度取代一個領域。

但是從國家的政策和趨勢來看,新能源向國家的四化,首先是電動化,四化得到了大家的共識。新能源自身的發展還需要時間的沉淀,新能源化加上智能化、網聯化之后,對于新舊勢力是一個大的挑戰。我本人在汽車行業從事了21年,前20年都在傳統汽車里面從事營銷的板塊,坦率地講從事新能源之后尤其是對客戶的理解比過去的理解更貼切了一些,圍繞客戶的體驗,我們更敢于直面客戶的需求和挑戰,充分滿足客戶的需求和挑戰。從目前新能源和傳統勢力的方向來看,不是取代的關系,首先新能源作為一個企業先生存下來,先活下來,這是大的前提,從新能源的判斷來看需要時間的沉淀,從國家新能源的戰略來看,大家都能感受到我們對石油的依存度,剛才專家講了65%,高過了50%的警戒線,能源的戰略需要做一個調整,作為汽車行業,無論是傳統汽車還是造車新勢力都在往新的四化方向轉。

雖然需要時間的沉淀,但是國家的政策是不可逆的,在新能源這個方向,愛馳汽車是2017年2月份才成立的新能源公司,很多人把我們劃為造車新勢力,今年8月份我們參與江鈴控股混改之后,我們應該叫新舊勢力的綜合體,我們既有陸風的品牌也有愛馳的品牌,愛馳是定位中高端的品牌,陸風往三到五線的市場下沉,目前以燃油車為主,兩個驅動方式不變。愛馳汽車除了在新能源方向純電動方向,還在其他方向進行探索,前幾天我參加了國際石油石化技術裝備展,他們采購了我們一批電動車,第二我們關于能源的方式也做了探索,作為新舊勢力的愛馳汽車來講,一方面圍繞政策驅動向市場驅動,圍繞用戶的需求給予充分的滿足,第二在能源的方式不斷做探索,進一步滿足市場的需求。

吳迎秋:大家可能覺得還不是特別滿足,很多人都會有一個疑問,報道中用的詞新勢力汽車、新汽車、新能源汽車,概念都非常寬泛,在座的除了寧總之外都是新面孔的汽車,今天我們把這個事弄明白了,我們從去年開始新汽車老汽車傳統汽車開始大舉反攻的時候,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傳統汽車可以是新勢力,把這些概念弄清楚了才知道我們怎么走新能源這條道路,到底有沒有投資價值,新汽車新面孔,我干30多年汽車,天天摸爬滾打,有的我很清楚,有的還不怎么熟,昨天你是那個企業的總監,今天是這個企業的總經理,你們可以自己做個廣告。

俞松耀:我是個新面孔,我是天際汽車車聯網團隊的開發和后續的運維,天際汽車是新勢力還是傳統勢力呢,回顧一下我們這個企業就理解了,我們這個企業是張涵亮(音)博士帶領下的企業,我們核心的高管和核心的骨干人員很多來自于上汽大眾,他們主持了國內第一款的朗逸正向開發的車型,是老汽車人。張涵亮博士又在互聯網企業干了一年多,接觸了新的開發理念和新的開發團隊,我就是那個時候跟著去了天際汽車。目前我們在開發領域上,我能感覺出來我們有些轉變,貼近用戶,造一個為用戶心動的車子,注重品質,快速響應,這樣的理念都在貼近。吳老師給我們提了很多建議,超過一半的建議我們都落到車上了,這是天際汽車執行力的體現。

我們就談大家的理念在哪里,我原來做手機,我對這個特別有感觸,手機從功能機到山寨群雄并發,到oppo、vivo、小米、華為大平臺的崛起,我相信汽車行業也會這么走,我再說說剛才那個話題,電動車會不會取代燃油車,這個趨勢是必然的,只是這一天在哪里不知道,自動駕駛L5到底什么時候能來,一般人不太敢說,為什么我會這么理解呢?石油是不可再生的能源,除非哪天可以人工合成石油了,那這個前提可能會變。另外是環保的問題,石油的排放,對環境的污染挺嚴重的。車子的四化,電動化不說了,電動車的用電多一些,智能化聯網化。如果車上有一個高性能的處理平臺,我要用電怎么辦,高壓轉成12伏去用就好了,石油車可能要把發動機打著,就是取代的必然性因素。

吳迎秋:寧總經歷過太多的企業了,傳統汽車和新能源汽車之間的關系到底是什么樣的,你今天是賣電動車的,你可能覺得一定要買你的電動車你才有未來。

寧述勇:我可能比較跨界,我原來做過六年新華社記者,十年做汽車,現在做新能源,以前沒做過,現在做了一年半,開始有點心得了,電動車會不會替代燃油車,短期和中期之內不太可能,長期來講有可能,但是也取決于很多變化,電動車由美國特斯拉在硅谷那邊技術驅動,中國2009年決策發展新能源,中國在新一輪的汽車百年變革中領先,全世界的格局來看2025年之前,全球電動車不是主航道,燃油車是主航道,中國會比全球早一點,眼前是一個至暗的時刻,從625退坡,雖然各家都在說不在乎,但是你的車怎么定價呢,你賣一臺是不是就虧一臺呢?樂觀來講到明年上半年,有人說政府可能感覺剎車剎得比較猛,在考慮實用的政策出來。明年6月份,是我們和消費者進行密集溝通培養C級市場的時間點。50%左右是真的賣給了C端,我們C端還沒有崛起,怎么樣能夠崛起呢,需要我們通過技術的進步,電池的成本降下來,消費者是很精明的。廠家要做出好的產品出來,前面幾年靠模式,真的到了C端市場崛起,真的市場化的過程了,就要拿出真正像樣的產品出來。

我請了個假,得做個小廣告,長城是個工程師公司,一切都是市場化,十年前車展展了一場歐拉,去年8月份這個品牌才真正推向市場開始推產品,我們有兩款產品,一款主賣一款次賣,不到一年的時間,我們和別人十款車八款車比起來,第六名,單款小車4月份開始,顏色搞對了,量也有了,現在基本是A0級市場七八九三個月第一名,最終還是要消費者喜歡。我們估計出租車電動車總量也就是200萬,到2023年就見頂了,之后每年30萬循環替代,只說自家故事的話,長城肯定專注在C端上做更好的產品,這是我一年來的小感受,不知道正確與否,歡迎各位批評。

吳迎秋:您是來自資本的,我這里插一句,今天證券日報搞這個論壇非常好,因為我們做傳統汽車論壇非常多,今天會研究很多新的問題,其實是在梳理資本與新的汽車現象之間的關系。張總的身份很特殊,您是CFO,站在了汽車一面又站在了資本一面,您肯定有很多想法,從資本的層面上有自己的考量,說得聚焦一點,怎么去了威馬?

張然:我跟各位差不多,在汽車行業待了25個年頭了,聽起來很長,其實很簡單,前面20個年頭都在所謂的傳統汽車行業,相當一段時間在福特系,后來在吉利沃爾沃系,在網上可以查到我的信息,過去幾年我們在做新能源電動汽車智能化,為什么來做這個事情?業界往往喜歡給大家貼標簽,我們做這個事的初衷是相當樸素的,在座很多人都是有些想法也有夢想的,我認為不單純是一個電動汽車的概念,我們看到的是電動汽車的電動化加上智能網聯智能化、智能駕駛,三個大的趨勢結合在一起在發生,這是我們看到的很大的趨勢。前面大家講了電動汽車和汽油車的此起彼伏,我不贅述了,我覺得大的趨勢還是在這方面,至于速率是怎樣的,各有各的判斷。

我認為威馬汽車不是去弄潮的趕潮兒,在座的各位還是把這個想透,把新的趨向動向結合在我們的產品里面展現給消費者、消費市場,從第一款產品威馬AX5里面,大家已經體會到了我們的產品理念,我聽到越來越多的客戶跟我描述這個車子越來越好玩了,越來越像一個大的電玩了,像一個大的智能出行的移動空間,所以給我們的表述已經和傳統意義上對汽車的交通工具的理解開始逐漸有更豐滿的因素在里面了,這恰恰是我們的初衷。產品的規劃產品的策略會一如既往的在電動化、智能駕駛或電能輔助駕駛、智能互聯三方面做得更好。

其他行業已經給了我們太多啟示,比如手機、電子行業,核心點是要把握原來對汽車最傳統的符號和認知,讓它向消費者希望的認知去改變。不敢說多大的心得,真正優秀的資本是很冷靜的,無論是賽道或賽道里的某個字體,他們都會非常嚴謹地分析判斷,這個過程是大浪淘沙的過程,不要說我們現在這代在創業,其實以前都走過這個過程,和以前走過的過程從實質上沒有差異。我認為我們創業不是短期的命題,是長期的長征,尤其汽車產業,光一個產品進化做個決定就得三到五年,涉及到產業鏈都很長很豐滿。我認為我們不應該以三年兩載誰勝誰劣論英雄,我們從更長期判斷一個企業的優點缺點,一個核心的穩健的管理團隊是非常重要的,亦步亦趨。我們看到整個行業里就像中國的汽車行業高高低低起起伏伏肯定是有的,但是大的發展方向是非常廣闊的。我們的心態,首先我們的態度是非常正大的、光明的、積極的,每天做每個具體決策的時候一定是如履薄冰的,一定是充滿了危機感的,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把這個事做成,但凡有一些漂浮不定,這個事情就比較困難了。

吳迎秋:我把我的小心思跟大家說一下,干汽車沒錢是絕對干不成的,干新汽車沒持續的大錢是絕對干不成的,其實風險是很大的。大家知道今天的中國汽車產業新領域里缺錢已經變成了普遍性的問題,已經到了考驗這一輪汽車生死的關鍵當口,現在熱度在下降,還要回過來扣題,過去看重的是它是主流,能夠替代燃油車,剛才大家前面說了半天,不是那么確切,趨勢是這樣,回到王總,錢是您出的,你會看重了燃油車而投資嗎,您會看重了新能源車而投資嗎?您過去看到的是新能源車能夠取代燃油車,如果今天告訴你這是遙遙無期的你會不會動搖?

王榮進:我來自勁邦資本的王榮進,我們是上海的一家股權投資機構,我們管理五六十億的規模,我本人對新能源汽車的投資應該從2013年開始,當時我在上海一家國資背景的公募基金,通過二級市場以及定增的方式參與抵押比亞迪,幾年之內一直是比亞迪的第一大流通股東,我本人對汽車的接觸和了解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后來2014年開始從一級市場挖掘這個行業的機會,為什么這么做?本質上是看好這個行業長期的機會,從二級和一級兩個維度對這個行業進行投資和布局,這是我們當時比較淺顯的認知,覺得這個方向是對的,代表了未來,這幾年經歷過新能源汽車從2014到2015、2016年過山車瘋狂的上漲,后來2017年年終往下走,大家感覺這個行業有一絲寒意,這是正常的,周期的背后是人性的力量,有些人耐不住寂寞或支撐不下去就退出了,周期的背后是人性的力量在驅使。現階段的調整是必然的,這波經過調整完了以后對長期的發展會更有利,政策的手的影響小一點,是市場自身的驅動,有了外力以后無論是作為投資人還是實業界的從業者沒法做出比較好的判斷,讓大家很茫然。光伏也經歷過這么一個周期,我們從歷史的角度去回顧,光伏也經歷過從補貼驅動到補帖退坡到政策導入,今年的光伏發展還是不錯的,從很多行業的發展我們可以看到這樣的規律,這是從大的角度講。

回到主題,新能源汽車是否會替代燃油車,我想這個答案是一定的,我們在2013年就是這么判斷的,那是比較模糊的判斷,現在看得越來越清晰了,清晰度逐漸在提高。前面幾位嘉賓提到了手機這個行業,投資圈的很多朋友經常拿手機和汽車做比較,我覺得兩個行業的差別還是蠻大的,但是這么說大家可以容易理解,產業鏈條、門檻、資金方面差很多,但是比較容易讓人理解。我記得2007年初第一次買智能手機,我是對新科技的嘗鮮,它帶來的好處遠遠大于它的弊端,你要去習慣它的操作,后來很快就習慣了,再也不會用按鍵的手機。我一直在關注身邊的人,我調研了不小于20個新能源汽車的人,雖然樣本數量有點小,但是做了綜合的判斷,有買特斯拉的有買蔚來的也有買中端的,有五六萬比較便宜的汽車,先不說他們認為這個車有多好,他們告訴我共同的一點,開了新能源車之后再也不想開燃油車,20幾個樣本已經告訴了我答案,未來的替代是必然的。任何一個產品只要有產品價值就一定有生命力,只要有生命力未來就會蓬勃發展。

我覺得電動車對燃油汽車的替代是循序漸進的過程,但是這個過程可能會很漫長,不會像手機行業從2005年智能手機開始到2017、2018年傳統手機被淘汰出局,12年左右的時間,新能源汽車對燃油汽車的替代可能會很長時間,也許要20年,也許要30年,因為它的產業鏈太長了,從用戶角度講更新周期會比較慢,大家用一輛車,消費能力強一點的人三年左右換一臺車,消費能力差一點的會八到十年,在快速的迭代過程中我們可以理解為快速的周轉過程中手機被淘汰掉了,但是汽車這個行業用戶的更換周期比較長,也許30年時間才能替代,這個過程是必然的。

大家一直在討論新舊勢力的問題,我是這么認為的,在我眼里沒有太多的新造車勢力和舊造車勢力,我覺得新舊和時間沒有關系,和思維理念有關系。如果比較早的整車廠用新的思維去造車,那我覺得他代表了新勢力,如果成立比較晚的企業用老的思維去造車那就是舊勢力。手機行業有諾基亞、三星、聯想等等廠商,三星是傳統手機廠商,后來迭代到了智能手機企業,他完成了迭代。蘋果屬于新造機勢力,國內也有聯想這樣的舊勢力,市場份額后來被擠壓得比較厲害,本質上跟成立的時間沒有關系,跟思維和理念有關系。我對汽車行業做了一段時間的跟蹤,我講得不一定對,請各位多指教,我覺得國內有些企業造車是按照工業品的思維來造車,有些企業是按照消費品的思維來造車,還是有蠻大差異的,這一點決定他們的未來,這是我個人作為投資人對行業的心經,膚淺的看法。

吳迎秋:我再追問一句,現在有個變化是很明顯的,大家都認為這個過程需要時間,您剛才也說需要時間,這點一定能成為一個共識,是個趨勢,但是需要時間。現在最大的變化是耐不耐得住寂寞,特別是資本是逐利性非常強的,十年八年、二十年,到今天為止我們還沒有看到有盈利的趨勢,還有一些融了這么多錢都燒光了,你耐得住寂寞嗎?你們會不會說算了吧,我們把賬結了,賠了就賠了。

王榮進:我們從2014年開始一直在行業里投資,資本有一點,每個基金是有周期的,到了周期的時間點要選擇退出,但是對于一個管理公司而言會長期專注,我們就長期專注在這個市場,我們2014年投了這個產品,再過個四年我們要考慮退出了,我們專注這個市場,會用下一個基金在這個行業繼續進行持續投資。從某個基金的角度講沒有那么長時間,短則三年五年,長則七年八年,我們基金是九年,是國內時間比較長的。基金管理公司可以長期在一個領域持續耕耘,有不同的基金去進行投資,這本身不矛盾,會有多個基金進行每一輪的投資。

張然:吳老師,我毛遂自薦一下,講一下我們對這個問題的心得。吳老師這個問題是很尖銳的,不光是現在,在我們創業初期的時候對這個問題就一直有比較深入的思考,我們認為汽車產業的產業特征和現在說的VC、初創性的資本在結構上并不是十分吻合。因為汽車產業就像大家所知的在產業初期就已經投入巨大,這時候的風險性也巨大,他跟一般認知上的VC是不一樣的,VC往往是小毛毛雨,幾千萬,忽然一鳴驚人就不得了,幾百億的收益,在邏輯上是不一定能吻合的。

在座各位對威馬的資本結構是比較了解的,我們認為初期要想在中國做汽車產業的工作,我們要跟國家的產業政策跟地方的產業政策深度的吻合、深度的對接,我們的地方政府也有很強的意愿希望把地方經濟搞起來,所以有他的初衷性,在這方面有他的訴求,和純資本的訴求是不大一樣的。他對一方的老百姓的產值、就業、稅收,我們和很多地方政府合作,地方政府也會查找審視,看一個團隊是不是和他的訴求很吻合,這也是雙方一拍即合的過程。

我認為資本在這之上是個補充,對整個事情的發展節奏以及風險性做一個認定,不同的資本有相輔相成的關系,這是第一點。第二,剛才吳老師談的在目前情況下我們看到資本市場越來越趨于理性化,我覺得泰勒效應比較符合,在目前的情況下找我們的資本投資人反而比以前更多,前兩年更多資本投資人是哪兒都看,只要是一個團隊都看一遍,出不出手再說,現在他聚焦了,這就是一個產業逐漸走向成熟趨于成熟的體現。這是我們自身的體會,我們既有快速的往前走的決心,每一步在策劃上也是趨于穩健的。

吳迎秋:張總這次的回答我很滿意,我就想問出你這個話,現在進入了第二個階段,第一階段過去了,我們需要對第一階段總結,到底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問題需要去解讀,什么需要進一步修整,我后面再總結吧,時間過得非常快,請蔡總講一講,現在話題奔到那個大話題去了,你在傳統汽車干了這么幾十年,怎么想起去愛馳了?

蔡建軍:我和吳老師是多年的好朋友,我這20年一直在傳統汽車,都在國字號央字號,我做銷售老總15年,都沒有想到錢的事情,銀行都找我們,資本都找我們。坦率地講前20年,我總覺得從事汽車行業的人對市場的理解對用戶的理解很淺,公司高層直面消費者的時候,給消費者留個電話都不敢留,現在的老總不敢把自己的電話或微信號向消費者進行公開,因為他非常怕麻煩,消費者會有很多提問,尤其現在是網絡的社會。在這個時間節點,我和創始人傅強(音)交流了很多年,他對當前的狀態如何改變說了一句話,那個時候他還沒準備創業,他的一句話打動了我,過去我們在汽車行業,我們做營銷離用戶很遠,不僅離用戶很遠,還給用戶和我們的合作伙伴制造了很多麻煩,當時用了麻煩這個詞。我們都知道麻煩來了需要解決,如何去解決如何去應對麻煩,對無論是制造麻煩的人還是解決麻煩的人都是一個挑戰,尤其作為汽車這樣的大物件,我們把市場進行分級,消費者無論是買5萬還是50萬的車,他需要的體驗和需求是一致的,他5萬塊錢也需要你提供的服務讓他滿意,你的產品三天兩頭出質量問題,品質得不到保障,他會在一些圈子里或者通過口碑進行傳遞,他會宣傳出去。

過去做傳統汽車很難挑頭,做傳統汽車面臨的用戶太大,解決了一個用戶,所有其他的用戶不一定能解決,你更改你的制度流程特別難,甚至一些決策。過去給消費者換車,前段時間鬧得很大,實際上很簡單,我們對客戶或市場的理解動作很簡單,消費者不滿意換個車,確實發生了質量問題,這是消費者不可容忍的,在奧迪德系品牌、奔馳、沃爾沃的人都在長期思考這個問題,制造一部不給用戶添麻煩的車和不給用戶添麻煩的服務,看起來很簡單但是做起來特別難。

以未來為例,構建了這樣一個平臺,從用戶選車到交付整個過程是透明的,及時地和用戶產生互動,有這樣的載體,就像用戶有這樣一個強大的后盾隨時可以找到幫助。愛馳定位是用戶深度參與的智能服務科技公司,創始人的初心深深的打動我,更重要的是創始人提到有另外幾個支撐點,第一是產品,所有企業的成功離不開一個好的產品,產品是靠人靠企業做成的,它是德系的基因。我本人過去和美系車德系車打交道比較多,德國人非常嚴謹,因為產品基礎是個前提。我們公司1400多人,60-70%的人是研發團隊和人工智能團隊,20%是用戶團隊,人工智能占整個團隊的比例接近一半,正好符合新能源智能化的態勢。

團隊的特點,取消銷售公司,他說建軍你過去做用戶端集群,做消費者服務的帶頭人,構建支撐體系,我們構建了410體系,真正做到以用戶深度參與。過去管理系統叫DMS經銷商管理系統,我們現在調了,叫PMS系統,我本人可能是這個行業的首創,叫伙伴管理系統,把我們的投資者變成伙伴,把用戶變成伙伴,包括我們的產品和服務,如果沒有用戶的深度參與是不完美的,所以我們提出了用戶端7921的理念。由于時間的關系我不贅述,核心創始人、他的理念、產品支撐、文化,我們有個團隊叫敢言敢行,群里一千多個員工直接和管理者對話,管理者每天每周及時地在內部的群里對話,我相信有用戶這樣的思維,把用戶的思維落地,讓更多的用戶深度參與產品本身從研發到服務端整個鏈條,會讓愛馳汽車未來走得更遠。

吳迎秋:我試著總結一下,把我剛才說的話題的邏輯梳理一下,這個話題的由頭是電動汽車能不能取代燃油車,其實這是一個挺大的問題,不是小問題,它涉及到的是現在新汽車的現象、新造車勢力出現的邏輯,怎么看?新現象一定帶來一些新思考。為什么會出現新能源汽車熱,為什么出現了很多先面孔進入到汽車行業,我歸納三點,第一是互聯網時代這樣一個大背景推動了傳統汽車行業向新汽車發展,第二是傳統汽車經歷了50年以上,面臨著產業升級的需求,產業升級需要一種新的動力。第三,很多人可能不了解汽車行業一直的管理方式的變化,因為中國進入到汽車行業里需要戶口,幾十年是沒有戶口不發戶口的,當年為了要戶口多難啊,最后采取了一個辦法,但嚴格意義來說今天你想造汽車還是需要批準。因為國家在行業管理上抓住了新能源這個契機,所以開了一個小口子,允許以新能源為核心的這部分造車企業可以通過申報獲得資質,換句話來說因為這個口子讓很多業外特別是不是汽車行業的人看到了汽車的機會,因為在他們眼里傳統汽車做得實在不咋地,所以他們認為不僅僅是燃油車和電動車的關系,還是全方位的機遇,這才導致了新一輪汽車熱。

第二,新造車、新汽車、新能源汽車第一個階段過去了,我們要總結,媒體輿論有很多問題,有些問題我同意,有些問題我覺得值得探討,有些問題剛才張總已經講了,今天我想表述的是這批新汽車出來,我們從積極的層面去看到底有沒有價值投資的,新汽車特別是你們這波新勢力汽車企業應該是中國汽車行業當中的一條大大的鯰魚,如果過去說吉利是一條鯰魚的話,今天你們這個集群是一條大鯰魚,因為中國汽車需要這樣的新思維沖擊,過去傳統汽車業確實在政策的保護下有的是落后的。

新造車勢力也給我們提出了如何結合互聯網這樣的產業,結合互聯網技術的大背景把這些新的技術、新的思維、新的概念結合到傳統汽車里,不管這些故事講得多炫,但是很多東西是值得借鑒的,與此同時我們也看到很多傳統勢力都慢慢的開始轉向了,這應該是這波新勢力的功勞。

第三,新汽車勢力的基本特點是非常清晰的,就是以用戶為核心,以用戶的體驗為特征,這一點在過去傳統車企里做得非常差,今天看到了傳統汽車這方面的故事會講了,這方面的動作也開始出現了。

第四,可能大家沒有意識到,中國品牌有一個最大的軟肋或不服氣的是一個車造出來品牌議價太差,賣到20萬塊錢就賣不動了,新勢力有的已經賣到了30萬、40萬,這應該是大大的進步。我和李書福說你干得很好,但是均價沒有超過20萬,現在很多新勢力車已經超出了20萬,這是你們的價值所在,我不知道這樣的總結對不對,大家有點體會我們就算大功告成了,謝謝你們。

關鍵字:電動汽車

中國儲能網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為“中國儲能網:xxx(署名)”,除與中國儲能網簽署內容授權協議的網站外,其他任何網站或者單位如需轉載需注明來源(中國儲能網)。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儲能網)”的作品,均轉載與其他媒體,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著中國儲能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圖片(或配圖)內容僅供參考,如有涉及版權問題,可聯系我們直接刪除處理。其他媒體如需轉載,請與稿件來源方聯系,如產生任何版權問題與本網無關,想了解更多內容,請登錄網站:http://www.iwblqa.live

相關報道

深度觀察

福建31选7官网 金牛娱乐棋牌 上证指数走势 陕西十一选五前二走势 艺术机构工作赚钱吗 波克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体彩七星彩走势图预测 河南快赢481官网电话 南通棋牌游戏大厅 广东十一选五官网app 小规律290期 贵州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澳洲幸运8开奖网址 上证股票推荐 新疆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3d3天毒胆计划326期 财经知识学来投资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