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訪問中國儲能網!
您的位置: 首頁  > 能源轉型與氣候變化

我們需要什么樣的能源安全觀?

作者:林益楷 來源:能源評論雜志 發布時間:2019-07-02 瀏覽:
分享到:

在本世紀第一個十年的“石油超級周期”里,中國能源供應安全、尤其是石油供應安全問題曾是一個舉國矚目的話題,引發了國人極大的焦慮和關注。此后隨著國際油價逐步回落,雖然我國石油對外依存度近年來持續攀升,但關于能源安全的討論趨于平靜和理性,人們似乎已經習慣了我國是“原油進口大國”的現實。但2017年以來,隨著中國石油天然氣對外依存度的再次攀升,以及國際地緣政治緊張態勢加劇,關于中國能源供應安全的討論再次響起。

兩種能源安全觀

有些人認為,2018年中國石油對外依存度接近70%,超過國際社會公認的65%警戒線,對我國能源安全造成了一定威脅。在緊急情況下,有可能造成石油的供應危機,進而可能危及國家經濟安全。

但在另一些人看來,當前石油市場已經高度國際化,包括日本、法國、德國和韓國等,石油消費幾乎全部依賴進口,因此石油對外依存度提高也沒什么可怕的。

這兩派觀點,實際上是西方國際關系學界現實主義和自由主義兩大思潮在能源安全領域的折射。現實主義者將沖突視為國家間關系的基本事實和根本特征,認為合作是有限的、脆弱的、不可靠的,而達成維持和平的關鍵因素是實力,因此石油的戰略價值大于市場價值,石油的爭奪注定是一種零和博弈,國家間的合作雖然可以在不同程度上弱化這一屬性,但無法完全回避競爭。

而在自由主義者看來,國際行為體間的相互依存、現行國際制度的規約作用,是可以降低戰爭風險的。追求能源安全,可以通過減少需求、能源供應多元化、拓展全球貿易和投資來實現。

這兩派能源安全觀出發點不同,也各有自己的邏輯支撐,沒有絕對的對與錯,只是在不同時段里,誰的主張更順應時代變化和民眾心理,誰的聲音就會更強烈一些。例如在20世紀70年代,在地緣政治沖突加劇、“石油峰值論”盛行的背景下,像“卡特主義”這樣現實主義的能源安全觀可能就會成為主流;進入20世紀80年代以來,隨著國際局勢緩和、油價走低、石油市場化的深入推進,人們對石油安全的看法趨于和平理性,新型能源安全觀也在逐步醞釀并形成認識。

超越“敏感而不脆弱”

近年來,隨著中國經濟社會和能源行業的發展,尤其是隨著新能源的發展,國人對于能源安全的心態正在逐漸走向成熟,如果僅從能源對外依存度的指標看,中國能源供應安全總體是穩定的。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一次能源消費總量為44.9億噸標準煤,有9億噸標準煤依賴進口,能源對外依存度為20%,與歐盟超過50%、日本接近90%、土耳其超過70%相比,總體上仍處于較低水平。

從大家普遍關注的我國能源安全薄弱環節——石油安全來看,中國近年來在油氣進口渠道多元化上也取得了積極進展。中國積極推進中亞-俄羅斯、中東、非洲、美洲和亞太五大油氣合作區開發建設,基本形成西北、東北、西南以及海上四大油氣進口戰略通道。中國從中東進口的原油連續四年下降,2017年中東原油占中國進口原油總量的比例為43%,較上年下降4.7個百分點。與此同時,從美洲和歐亞地區進口的原油則增長較快。俄羅斯已經連續兩年成為中國最大的原油進口來源國,占中國原油進口總額的14%。原油進口來源國集中度CR3,2016年為39.28%,較2012年的45.55%下降了6.27個百分點。

綜上所述,從能源供應安全的視角看,中國能源安全是“敏感而不脆弱”的。但是,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今天,國人看待能源安全的觀念也應隨著時代發展而與時俱進,不斷賦予其新內涵。

新形勢下的新問題

從日韓等國的實踐看,政府和民眾對能源安全內涵的認識經歷了一個不斷延展深化的過程,從上世紀七八十年代追求“能源供應安全”,逐步拓展到追求能源“環境安全”、“價格安全”等方方面面。如果從上述維度來看,我們可能會對能源安全問題多一些危機感和緊迫感。

首先,我國能源供應安全風險在局部地區和局部時段仍然存在。盡管中國天然氣對外依存度仍遠低于石油對外依存度,但考慮到天然氣消費和供應市場遠不如石油市場成熟,加上天然氣消費量因季節變化而出現巨大“峰谷差”、天然氣基礎設施布局不足等多種因素,今后一段時間天然氣供應安全問題將比石油供應安全更加突出。此外,近年來我國海外油氣資源供應中也面臨一些非傳統安全風險,例如ISIS恐怖襲擊、海盜、地區武裝割據勢力等,對我國能源供應安全構成新的威脅。

其次,我國能源環境安全總體形勢仍然不容樂觀。隨著近年來國人環保意識的日益提高,追求能源環境安全已經成為日漸緊迫的議題。從近年來“煤改氣”實踐可以看到,天然氣供應安全問題,實際上是我們在追求更高層次的“能源環境安全”過程中伴生的。盡管我國能源總體對外依存度僅為20%左右,但我們的底氣在于國內有豐富的煤炭資源,這些煤炭資源未必是我們真正想動用的資源。試想一旦外部天然氣供應出現中斷等局面,正在推進的“煤改氣”必然會受到影響,煤炭消費可能不降反升,進而對空氣質量改善帶來壓力。因此,如果從提供更加優質高效、符合環保要求的能源產品看,我們能源自給的底氣是否還那么足,可能就需要打上一個問號。

再次,我國能源價格安全問題仍需要下大力氣予以解決。還是以天然氣為例,盡管過去幾年亞洲天然氣價格已經大幅下滑,但是“亞洲溢價”依然明顯存在。未來一段時間尤其是冬季保供時天然氣市場供應仍將保持趨緊態勢,預計冬季保供時期的LNG現貨價格將會攀升,“中國買家”在未來一段時間內都將面臨價格上漲壓力。一直以來,“中國買家”在國際上包括亞洲區域市場的價格話語權都不夠強,中國在建立區域性的石油天然氣和天然氣交易中心、謀求區域油氣定價權方面,還需要做大量艱苦而又細致的工作。

從線性思維到系統優化

新時期解決中國能源安全問題應擺脫“線性思維”,樹立“系統優化”理念,在“能源大安全”的總體框架下,將保障能源安全與應對氣候變化、推進產業結構和能源結構轉型有機聯系起來,統籌處理好貫徹落實國家意志與遵循市場經濟規律、堅持立足國內資源與“走出去”獲取資源、發展化石能源與可再生能源等多個維度之間的關系,循序漸進推進相關問題的解決。

要賦予能源“多元化”以新內涵。解決能源供應安全問題,首先要致力于推進油氣供應來源的多元化,以減少對于任何一個單一國家或地區的依賴。堅定不移推動國內能源企業“走出去”,努力獲取高質量、有效益的海外油氣資源。尤其在天然氣供應安全方面,要堅持管道氣和LNG并重,通過建立企業采購聯盟等方式,獲取一批有價格競爭力的現貨和長協資源,確保上游資源供應的穩定性。其次要推進能源供應結構多元化,要把發展可再生能源作為保障國家能源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大力推進風電、光伏發電、生物燃料等可再生能源的發展,鼓勵替代燃料的發展,鼓勵開發創新多元化的能源解決方案。再次要推進市場參與者的多元化。只有多種多樣的市場參與者才可以帶來多種多樣的資源供應、多種多樣的能源合同等。所以應積極鼓勵符合市場準入條件的公司(無論是本土的還是外國公司),都能夠為保障中國能源安全上做一份貢獻。

應堅持立足國內資源保安全。解決能源供應安全問題應借鑒美國“能源獨立”的思路,堅持立足本土,加大國內油氣勘探開發投入力度,加快發展風電、光伏、地熱、生物質等各類可再生能源。從油氣資源潛力看,當前我國大部分陸上常規油氣田開發陸續進入中后期,但在深層、非常規、海洋深水等領域還存在較大資源潛力,應以新領域、新類型為主攻方向,持續加強勘探開發力度,努力實現“東部可持續、西部快發展、海域大突破”的勘探開發格局。繼續加快推進國內油氣行業市場化改革,放開上游油氣礦業權準入門檻,積極推進石油和天然氣交易中心建設,謀求我國在亞太地區油氣市場的價格話語權。

應大力推進亞洲區域能源一體化。從歐洲和北美地區的實踐看,區域石油、天然氣和電力網絡的互聯互通是確保所在地區能源安全的重要途徑。目前亞洲能源區域一體化程度較低,能源安全風險系數則偏高(2017年亞洲石油整體對外依存度達76.42%)。中國應充分利用“一帶一路”倡議下的多邊合作機制,搭建合理透明的溝通平臺,加快推進電力及油氣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積極推動水電、核電、風電、太陽能等清潔和可再生能源合作,形成能源資源合作上下游一體化產業鏈,著力提升亞洲能源市場一體化程度,推動形成亞洲區域內“能源市場共同體”。

(作者系能源研究學者)

關鍵字:能源安全

中國儲能網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為“中國儲能網:xxx(署名)”,除與中國儲能網簽署內容授權協議的網站外,其他任何網站或者單位如需轉載需注明來源(中國儲能網)。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儲能網)”的作品,均轉載與其他媒體,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著中國儲能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圖片(或配圖)內容僅供參考,如有涉及版權問題,可聯系我們直接刪除處理。其他媒體如需轉載,請與稿件來源方聯系,如產生任何版權問題與本網無關,想了解更多內容,請登錄網站:http://www.iwblqa.live

相關報道

深度觀察

福建31选7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