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訪問中國儲能網!
您的位置: 首頁  > 風電企業

"風"向何去 推進風電平價上網需全產業鏈協同

作者:中國儲能網新聞中心 來源:中國電力新聞網 發布時間:2019-07-01 瀏覽:
分享到:

“對于風電行業而言,要做到全產業鏈的順勢而為,必須要苦練內功,主動適應平價上網的趨勢,創新發展,推動產業升級,提質增效,全面降低行業的整體成本。可以說,目前,風電行業正處于提質增效的轉折點。”中國廣核新能源控股有限公司總裁李亦倫在近日舉辦的“2019中國風電產業創新發展論壇”上表示。

進入2019年,風電競爭性配置拉開帷幕,平價上網漸行漸近。面對新政策、新機制、新態勢,如何牢牢抓住發展機遇,實現高質量發展,是風電行業在新時期面臨的巨大挑戰。

“平價時代需要更多的體制機制創新,包括技術的創新。和其他傳統技術不一樣,風電和光伏的創新有很多的想像空間。如果說在體制機制上再有一些更清晰的東西,會給能源轉型帶來一些新的氣象,高質量發展最關鍵是能源的轉型。”國家應對氣候變化戰略研究中心和國際合作中心首任主任李俊峰在上述論壇上談道。

回到“三北”去

“‘三北’風電開發將是全面實施平價初期的重要開發模式。‘三北’風電開發迎來‘復蘇期’。”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中心副主任陶冶在上述論壇上表示。在陶冶看來,回到“三北”去并不是簡單的重復原有的“三北”風電基地建設模式,也不是回到全部“三北”去。應積極關注東北平價問題,通遼、鄂爾多斯、陜西、青海輸電通道配套,關注原有由于省間壁壘造成消納困難的地區的市場條件改善。

在分析“省間壁壘”時,國家電網公司國調中心副總工裴哲義指出:“出于對本省發電企業利益保護的需要,各省消納包括新能源在內的外省電力意愿普遍不強,省間壁壘凸顯。個別省提出限價限量要求。”為此,裴哲義建議,加快市場機制研究,推動盡快完善市場規則、新能源交易機制、電價政策。

“十二五”以來,內陸低風速地區和高海拔山區逐漸成為風電開發的主戰場,保障了風電產業規模與效益同步增長。我國風電產業規模持續擴大,并網規模從2010年的3131萬千瓦增長到2018年的1.84億千瓦,擴大了6倍。截至2018年底,內蒙古、新疆、甘肅、河北、山東、寧夏、山西、遼寧、云南9個地區風電裝機容量超過或接近千萬千瓦。

“‘三北’大基地最有望率先實現平價上網,其中一個重要因素就是大機組的規模應用帶來的度電成本的降低。在高風速地區,大機組是最簡單有效降低度電成本的方式之一。”中國三峽新能源(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總經濟師劉姿在上述論壇上指出,通過對2019年各區域風電競價的指導標桿電價、燃煤標桿電價、LCOE平均水平的分析,可以發現在風資源優異的“三北地區”,以及燃煤標桿電價較高、低風速機型適用的“中東南部平原地區”已基本具備平價上網的水平。

在眾多專家看來,“三北”運行發展環境的改善(政策、市場、運行)為“回到‘三北’去”營造了外部條件。風電行業應充分發揮“三北”地區風資源優勢,利用規模效益促進風電平價建設運行。

李亦倫在接受《中國電力報》記者采訪時談道:“展望風電發展前景,陸上風電以平價為主,并行開展競價,預期國家會加大‘平價外送’新能源基地規劃及建設,將陸續出現風、光百萬千瓦級項目群,主流企業將積極回歸‘三北’地區開發力度。”

“‘三北’等送端電網,隨著新能源快速發展,風電已成為‘三北’地區第二大電源。新能源占比快速提高,但電網調節能力在不斷下降。”裴哲義建議高度重視“三北”地區的電網調峰能力建設。

海上風電進入“突破發展模式”

“海上風電正在從‘探索模式’進入‘突破發展模式’。”李亦倫在上述論壇上表示。

2018年,我國海上風電新增裝機容量達到180萬千瓦,累計裝機達到459萬千瓦,在建約600萬千瓦。目前建成并網的海上風電項目主要在江蘇、上海,但最近幾年福建、廣東、浙江海上風電開發建設進度明顯加快。國內沿海主要的海上風電大省均已推出明確的海上風電發展指導建議,并且擁有明確的海上風電建設規劃。

“我認為現在的節奏不能說是過熱,可能還不足。”在李亦倫看來,對于海上風電來講,國內的資源和規劃情況均可承載更多的增量。“與全球相比,我們的量并不大。歐洲、中東與非洲地區的海上風電新增裝機容量占到了全球海上風電新增裝機容量的60%。”李亦倫建議,“十三五”期間總體上應依照國家及各省已經批復規劃開展建設,加強規劃實施的嚴肅性、科學性。

“海上風電突破了關鍵的施工技術瓶頸,掌握了大直徑單樁基礎等海上風電核心施工技術,開啟了規模化發展進程。”原中國國電集團公司副總經理謝長軍在談到風電行業轉型升級時表示,“2018年5月,國家能源局發布競價上網政策以來,各地方政府為了搶電價,出現集中核準海上風電項目的情況,這些核準項目的成熟度、建設條件是否都能落實存在疑問。”

記者注意到,近年來,海上風機大型化發展速度顯著加快,廣東要求5兆瓦以上,福建將標準提升至8兆瓦以上。“為了迎合海上風電大規模開發,各機組廠商都在加快推出6兆瓦及以上機型,但樣機不多,且運行時間短,設備穩定性、發電量水平還有待市場檢驗,盲目投入市場存在一定的風險。”謝長軍建議,“不應過分追求機組大型化,新機型至少需要2~3年的穩定期和成熟期,不能急于批量生產。”

“國內海上風電距離完全去補貼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經研究,目前國內海上機組成本約占30%,海上支撐結構(含風機基礎和風機塔筒)約占22%。海上基礎與塔架采用分開單獨設計,加上國內關鍵技術相對薄弱,導致雙方都冗余設計,致總體成本偏高。”劉姿在上述論壇上指出。在海上風電電價問題上,謝長軍也認為,海上風電電價的下調要適應技術進步和造價下降速度,幅度不宜太大、太快。

非技術成本亟待降低

“業內人士經測算指出,不包括棄風限電在內的其他非技術成本相當于每千瓦時風電成本抬高了0.05元左右,而在‘三北’地區,甚至達到每千瓦時0.1元左右。”劉姿在談到風電非技術成本難以根除這一問題時指出。

記者注意到,1月9日,國家能源局下發的《關于積極推進風電、光伏發電無補貼平價上網有關工作的通知》中明確:優化平價上網項目和低價上網項目投資環境,切實降低項目的非技術成本。但是受各種條件限制,政策真正落地、非技術成本徹底消除,還有較大的難度。

“國家能源局近期出臺的一系列政策中,都著重強調要降低風電行業非技術成本,要求地方政府不得以資源出讓、企業援建和捐贈等名義變相向企業收費,要求項目直接出讓股份或收益等。”謝長軍建議國家出臺一些政策規定,限制地方保護主義。同時,也希望地方政府能從長遠利益出發,讓風電產業在自由競爭環境中健康成長。

在談到非技術成本下降的問題時,李亦倫強調:“平價、競價風電在前期申報與投資決策過程中,將各項邊界參數和敏感性的條件優化到了極致,抗風險的能力已經非常低,任何非技術的成本提高都將影響項目最終的命運,因此,建議有關部門與各級地方政府執行并確保降低非技術成本的實際效果。”

“未來各能源品種將在同等電力市場平臺公平競爭,提升新能源行業競爭力,加快實現平價上網,將對風電成為未來主力電源、滿足市場主體選擇具有重要意義。”在水電水利規劃設計總院新能源部副處長張佳麗看來,新能源成本仍會進一步下探,新能源在市場競價中將逐步占據主導地位,加速替代傳統能源的進程。

“風電平價是必由之路,在平價上網的大趨勢下,不單單是以開發商為主體,或以整機制造商為主體,而是需要風機零部件—風機—EPC—投資商—運營商—電網等全產業鏈協同,需要集合全產業鏈的力量來推動風電的可持續健康發展。”劉姿表示。

關鍵字:風電 電價

中國儲能網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為“中國儲能網:xxx(署名)”,除與中國儲能網簽署內容授權協議的網站外,其他任何網站或者單位如需轉載需注明來源(中國儲能網)。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儲能網)”的作品,均轉載與其他媒體,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著中國儲能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圖片(或配圖)內容僅供參考,如有涉及版權問題,可聯系我們直接刪除處理。其他媒體如需轉載,請與稿件來源方聯系,如產生任何版權問題與本網無關,想了解更多內容,請登錄網站:http://www.iwblqa.live

相關報道

深度觀察

福建31选7官网